农村喂猪的草,现在成了“圣”花,遇到就是宝!

在养花界,好像也有时尚轮回一说,过去路边的野花、喂猪的猪草,现在竟然成了有名的“圣”花,很多人都没见过,甚至愿意花大价钱买,花友们觉得如何?

农村喂猪的草,现在成了“圣”花,遇到就是宝!

地涌金莲

现在说起地涌金莲,大家应该都有所耳闻,但是云南的朋友应该更熟悉吧,过去农村,它就是喂猪的天然饲料,村子附近的山林里很常见,现在竟然成了花界里的圣物。

地涌金莲,实际上是芭蕉科的植物,我们看这株花叶比较完整的地涌金莲,可以看到,它的叶子和我们养的芭蕉、香蕉树都很像,它们也确实是“亲戚”。

在云南,地涌金莲很常见,它的花茎是可以吃的,不过多是喂猪,一棵大花茎,够猪吃上好一会儿。现在家里养猪的少了,地涌金莲成了稀罕物,既是鲜花食材,又是有名的佛教圣花。

地涌金莲的花期很长,当叶子枯萎时,硕大粗壮的花柱仍然坚持着,这种造型很符合佛教“地涌金莲”的意境,所以它逐渐成为佛教里的圣花,从此具有了浓重的佛教色彩。

就这样,昔日的野花、猪食花,现在成了大家眼中的贵货、网红,去年某花市看到的地涌金莲,一盆竟然要488元,还不讲价,大家觉得贵吗?

地涌金莲可以家常养,但最好要模拟原生环境,它生长在云南地区,气候温暖湿润,所以最好能保持温度在0度以上,不然会冻伤。

不过在购买地涌金莲时要注意,地涌金莲有两种形态,一种是类似芭蕉的苗,一种是花柱,两种都可以购买,只不过芭蕉叶苗需要养2-3年才会长出花柱哦。

地涌金莲

凤眼莲

最近两年,花市里突然出现许多凤眼莲,上次带爸妈去逛,他们还惊讶呢,这过去的猪草,现在都能当花卖了,一棵十来块,还不便宜。

凤眼莲又叫水葫芦,在江南一带比较常见,属于外来物种,夏天生长非常快,半个月就能占满一整片池塘,以前家里养几头猪,天天去塘里捞。

现在农村养猪的也少了,凤眼莲的繁殖速度又快,在南方属于危险性入侵植物,每年都要加大力度清理,不然会严重影响当地生态平衡。

现在在一些城市,还有北方地区,大家对凤眼莲还不太熟悉,觉得它只是一种普通的水生植物,很好养、开花也漂亮,所以又成了观赏花卉,放在水里养着还挺美。

在北方养的凤眼莲,冬季有可能会冻死,如果是在南方养,没有天敌也没有气候制约,大家一定要规范养殖,不要乱扔到公共水域,以免它泛滥成灾。

凤眼莲

鬼针草

农村常见的这种白色小野花,名字叫做鬼针草,现在能认出来的人也不多,很多人听过鬼针草这个名字,但也对不上号,这在过去,可是让人又爱又恨的猪草。

鬼针草春夏的时候比较嫩,随处可见,放学回去割猪草最爱找这个了,一会儿就能割一大筐,猪也很爱吃,如果是把猪放出来自己找草吃,它也很爱找鲜嫩的鬼针草。

但是呢,鬼针草也招人烦,到了秋冬花落了,种子就像针一样,很容易粘在人身上。草丛里走几步,裤子上都扎满了,回去还要摘,如果带着狗子出门,回去还要帮狗子摘···

现在家里也不养猪了,回村里看看,发现鬼针草已经泛滥,房前屋后都是,也算是入侵式生长。因为是野生的,又是白色,喜欢的人也少,大家都去买人工培育的新品种去了。

新品种的鬼针草,颜色更鲜艳,看起来更娇俏,一盆价格少说也要十几二十几,观赏期更长,也可以结籽收种子,自己籽播繁殖,只不过人工培育的,总归少了点野趣。

鬼针草

打碗花

农村出来的人,对打碗花都很熟悉了,在猪草界,它也算得上数一数二的,夏秋季节是打碗花疯长的时节,那段时间天天去割,猪仔可爱吃了。

打碗花的花非常多,在野外也很好辨认,一群孩子去割猪草的时候,谁先发现了一片打碗花,就相当于先找到了一片宝藏。

有些人觉得打碗花和牵牛花很像,它俩确实是亲戚,但却不是同一种哦,最简单的区别就是,打碗花更小,枝条更细弱,叶子无毛,而牵牛花更大、叶子有绒毛。

粉粉嫩嫩的打碗花,充满了童年劳作的记忆,那时候天真、勤劳,放学后兴冲冲跑到田埂里找打碗花,割上满满一筐,带着这美丽的花朵回家,心里是非常充实、非常高兴的。

现在也很少见打碗花了,能看到的都是一些牵牛花、五爪金龙,家养的话矮牵牛、百万小铃居多,品种很多,但是回想到童年的打碗花,还是心有悸动。

打碗花

野豌豆

田埂上还有很多野豌豆,也是小时候最爱找的猪草,野豌豆开花是粉紫色的,比较好辨认,也是最“抢手”的,如果去晚了,就只能看到零星几根。

野豌豆开花很漂亮,一串一串的,它的藤蔓韧性很强,这时候可以采下来编个花环,再配上几朵其它颜色的野花,很是漂亮,过去的日子,就靠这些野花来臭美了。

野豌豆还有个名字,叫做“吹得响”,当花落后结出种荚,把里面的豆子弄掉,放在嘴里可以当哨子吹,小时候的玩具少,路上遇到野豌豆,都要摘一大把放兜儿里,分给小伙伴。

很久没有回老家,有几次回去看到野豌豆,特地让家人帮我留点成熟的豆子,回来可以播在院墙边、花盆里,再次看到它们,仿佛又回到童年的清晨,踩着露水去田间的情景···

野豌豆

一年蓬

老家秋天漫山遍野的一年蓬,最开始打猪草的时候,首先认识的就是它,不仅外形好辨认,它还有很独特的味道,老远就能闻到。

嫩一点的一年蓬是猪的最爱,也很好割,很快就能割很大一筐。如果到花后期,杆茎不好割了,说明已经老了,割回去猪也不爱吃。

一年蓬的繁殖非常快,它也属于入侵植物,现在没有天敌,也没有收割需求,回到老家的时候,看到它真是野蛮生长,如果长到田埂上,还要专门除草。

一年蓬

玉竹

现在想想,过去的猪草还真多,就连玉竹都能当猪草。玉竹是比较常见的滋补中药,不仅可以煎药,还可以煲汤,在南方还是很常见的。

玉竹的繁殖能力很强,在山上一长就是一大片,整棵都可以喂猪,有种甘甜的味道,猪很爱吃,现在想来,这样的好东西,连猪都会很会挑哦~

现在玉竹可是很有身价的,药店的玉竹根干片,少说也要30-50一斤,不同产区的玉竹价格也有不同,如果是野生玉竹的话,还要更贵。

玉竹属于块根植物,如果买到新鲜的、完整的块根,还可以种在盆里试试,它的枝叶青翠,开花犹如铃铛兰,还是很美的~

玉竹

本文由作者上传并发布(或网友转载),花百科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。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未经作者许可,不可转载。
点击查看全文
每日精选
更多内容
花花聊花
花花短视频
更多内容
花友问答
更多内容